人生总要启程青春终将灿烂

yaboleyu 2022-08-10 项链 31 0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凌晨的集市人不多,小孩在门前唱着歌,阳光它照暖了溪河……”每当听见这首歌,我爱游戏体育体育入口都会想起生命中所途经的那些如花海一样热烈的“五月”。

  8年前的五月,我结束了在《重庆青年报》的实习生涯,只身奔赴即将毕业的长沙。多年往返中,这将是我着装最轻便、也是滞留时间最短的一次,却是我目的最复杂的一次——也许是为了祭奠学生身份的终结,也许是为了让未来相逢时有更多怀念,也许只是想好好地说一声再见。

  家门口新修的车站便有直达目的地的动车。上车时我还在想,如果这是高三,墙上的倒计时应该由“离毕业还有XX天”变成“离毕业只剩XX天”了吧,越想越增别绪。无意间往窗外望去,此时正逢麦穗灌浆、玉米小满的温热季节,漫山遍野的绿植铺张着春天的走势,也遮掩了我多余的遐思。异地求学多年,对于故乡早已只知冬夏不见春秋的我,若非纸质车票上的数字分明,几乎忘却这是全新的车次、全新的路线,也是全新的尝试。眼前的五月让我仿佛苏醒,走在回校路上的准毕业生,竟突然有了大学新生的斗志。

  翻开自己曾在当天写下的日志,映入眼帘的第一句便是:我们终将启程,只是快慢不同。

  工作过后,时间像是不慎拨动了快计时,但无论时局如何变幻,职业怎样迁徙,我心中始终对文字辟有小块儿自留地,不说热爱,且算偏执,后来也有幸变成与“五月”文学版块结缘的前提。

  在网络喧腾的当下,作为一份“逆版本”的文学栏目,“五月”不吝笔墨地向世界陈述着青年人的文字和视角。纵然是遍地纸媒都“断更”的疫情期间,也不曾“失联”,以线上新媒体的方式作据点,用文字将读者和作者们紧密团结在一起。

  2021年7月,在历经了一年半的读者身份之后,我忐忑地鼓起勇气试着投出了自己的作品,没想到编辑很快有了回应,第一次以作者身份登录《中国青年报》“五月”。因为距离关系,报纸离到手还需一段时间,但我已急不可待,当天便厚颜向编辑讨要了一张照片作为留念。

  捧着照片,我像往常一样作为读者,把那张作者栏处印有自己名字的版面,默默地细读了一遍又一遍:有些文字被编辑打磨后,凝练了很多,像一个不修边幅的男子,被由里及外地进行了打理修饰;有些语句被替换后,活泼了不少,如一个孩子舍弃了故作成熟的矫饰,凸显出最贴合自然面貌的生动真实——感觉仿佛变了些什么,一切又好似从未改变。

  样刊到达的那天下午,我激动地如主角迎来大结局般,在日志中写下一段独白:从《重庆青年报》的记者,到《中国青年报》的作者,渐变的是岁月的角力,不变的是青年的名义。而侠有百种,人有百号,在当下的纸媒江湖,仍在为赶路人执火引路者,也是种“文侠”的写照。

  如今,已逾两年的读者岁月里,我也成了一名在“五月”发表文章数篇的作者,期间也曾因为题材和文学性的缘故屡被退稿,但通过编辑老师们的耐心斧正和文友们的互相鼓舞,也逐渐有了在其他刊物上初试锋芒的自信,一次次将自己的名字变成一个个富有寓意的铅字。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凌晨的集市人不多,小孩在门前唱着歌,阳光它照暖了溪河……”每当听见这首歌,我都会想起生命中所途经的那些如花海一样热烈的“五月”。

  8年前的五月,我结束了在《重庆青年报》的实习生涯,只身奔赴即将毕业的长沙。多年往返中,这将是我着装最轻便、也是滞留时间最短的一次,却是我目的最复杂的一次——也许是为了祭奠学生身份的终结,也许是为了让未来相逢时有更多怀念,也许只是想好好地说一声再见。

  家门口新修的车站便有直达目的地的动车。上车时我还在想,如果这是高三,墙上的倒计时应该由“离毕业还有XX天”变成“离毕业只剩XX天”了吧,越想越增别绪。无意间往窗外望去,此时正逢麦穗灌浆、玉米小满的温热季节,漫山遍野的绿植铺张着春天的走势,也遮掩了我多余的遐思。异地求学多年,对于故乡早已只知冬夏不见春秋的我,若非纸质车票上的数字分明,几乎忘却这是全新的车次、全新的路线,也是全新的尝试。眼前的五月让我仿佛苏醒,走在回校路上的准毕业生,竟突然有了大学新生的斗志。

  翻开自己曾在当天写下的日志,映入眼帘的第一句便是:我们终将启程,只是快慢不同。

  工作过后,时间像是不慎拨动了快计时,但无论时局如何变幻,职业怎样迁徙,我心中始终对文字辟有小块儿自留地,不说热爱,且算偏执,后来也有幸变成与“五月”文学版块结缘的前提。

  在网络喧腾的当下,作为一份“逆版本”的文学栏目,“五月”不吝笔墨地向世界陈述着青年人的文字和视角。纵然是遍地纸媒都“断更”的疫情期间,也不曾“失联”,以线上新媒体的方式作据点,用文字将读者和作者们紧密团结在一起。

  2021年7月,在历经了一年半的读者身份之后,我忐忑地鼓起勇气试着投出了自己的作品,没想到编辑很快有了回应,第一次以作者身份登录《中国青年报》“五月”。因为距离关系,报纸离到手还需一段时间,但我已急不可待,当天便厚颜向编辑讨要了一张照片作为留念。

  捧着照片,我像往常一样作为读者,把那张作者栏处印有自己名字的版面,默默地细读了一遍又一遍:有些文字被编辑打磨后,凝练了很多,像一个不修边幅的男子,被由里及外地进行了打理修饰;有些语句被替换后,活泼了不少,如一个孩子舍弃了故作成熟的矫饰,凸显出最贴合自然面貌的生动真实——感觉仿佛变了些什么,一切又好似从未改变。

  样刊到达的那天下午,我激动地如主角迎来大结局般,在日志中写下一段独白:从《重庆青年报》的记者,到《中国青年报》的作者,渐变的是岁月的角力,不变的是青年的名义。而侠有百种,人有百号,在当下的纸媒江湖,仍在为赶路人执火引路者,也是种“文侠”的写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000-12345678 88888888